您的位置:首頁?????暴力強奸?????
至強都市淫醫的生活

第一章 神醫少

  七月的云城,熱得不像話。

  一輛開往云城市中心的網約車里,空調開到了最大。

  一個年紀不過二十的小少年,有點兒緊張的在后座坐著,身邊睡了個小美人。

  小美人叫蘇怡凡,二十出頭,身材惹火,一頭清爽短發,修長的大腿穿著一條鵝黃色的超短迷你裙。

  她斜靠在后座上,因為角度關系,里面的黑色安全褲若隱若現,小少年唐誠只感覺嗓子一陣冒煙。

  半個小時前,在云城郊區公路旁,滴滴打車司機王師傅見他挺老實的一個小少年,就順帶把他稍上了。

  一上車,唐誠就發現這么個漂亮的小姐姐在后座睡著,心里一陣歡喜。

  他很緊張的瞄了一眼正在認真開車的王師傅,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蜻蜓點水般摸了一下美人彈滑白皙的大腿。

  一直在山上跟師傅相依為命的小少年,長這么大,這是第一次觸摸女人。他那顆心臟,仿佛隨時要從胸腔里炸出來一般。

  他不懂,明明眼前這個小姐姐看上去是那么的讓人心跳不已。偷偷摸上一把,更是讓人有飄飄欲仙的感覺,可是  可是  為什么師傅非要說女人是紅顏禍水,極其妨礙習醫練武呢?

  實在是癢癢得不行,唐誠再一次伸手偷偷摸了一下小美人大腿,那吹彈可破的觸摸感,讓他感覺像吸食了迷魂散一樣,欲罷不能。

  小心翼翼又摸了兩三下,美人肩膀微微聳了幾下。

  他趕緊把手收了回去,正襟危坐,余光瞄著小美人。

  這一瞄,小少年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美人的事業線那叫一個深不可測!

  他心里一陣翻江倒海,天那,本來還以為女人那白白嫩嫩的大腿,是人間最美妙最動人心魄的東西。哪知道,眼前這條誘人深溝,才是真正的大殺器!

  此時此刻,他終于明白了。以前在山上的時候,師傅為什么要一再警告他要遠離女人。原來,尤物般的女人能瞬間把他的心給燒著!

  蘇怡凡剛剛醒過來,自然對小少年先前那番小動作一無所知。

  她揉了下睡意朦朧的眼睛,下意識問唐誠:“你誰啊?你怎么坐在我身邊?”

  “我叫唐誠,王師傅見我攔不到車,好心捎我一程。”唐誠微笑著說道。

  蘇怡凡眉頭一皺,身子微微挪了一下下,眼神略帶厭惡的打量著身邊這個鄉巴佬。

  別的不說,他腳上那雙沾滿泥土的球鞋,還有兩個補丁的褲子,蘇怡凡只感覺腦袋隱隱作痛。

  天那,現在什么年代了?居然還有這種穿著打扮的人。

  “王師傅,我經常約你的車,也算老主顧了。莫名其妙帶這么一號人上車,我想不投訴你都不行了。”蘇怡凡把頭撇到一邊,氣呼呼的跟王師傅說道。

  “蘇小姐,你千萬別投訴。其實,你別看這位小兄弟穿著邋遢,他可是一個神醫啊。”王師傅很是認真的說道。

  神醫?

  蘇怡凡差點笑出聲來,就這么一個鄉巴佬小少年,居然還敢稱神醫?八成是為了搭免費車故意騙王師傅的。

  哎,想想,也不能怪王師傅會輕易上當受騙。現在這個社會,癌癥之類的怪病太多,導致很多人急病亂投醫,神棍才得以大行其道。

  可笑的是,這個神棍也太不地道了吧?好歹去換身古色古香的行頭啊,一副鄉巴佬打扮,誰會信他是神醫?

  “王師傅,現在這年頭,騙子很多,你可千萬別被騙了啊。幾十塊車錢被騙了沒關系,把身體治壞了,可就沒有后悔藥吃了。”蘇怡凡故意大聲說道。

  “蘇小姐,你還真不要這么說。這幾天,我一直莫名其妙肚子隱隱作痛,去醫院開了好幾次藥都不見好轉。是這個小兄弟,一上車,就看出我身體有問題,然后在我肚子上推拿了那么幾下,我找了個公廁好好排泄了一通,肚子立時就不痛了。蘇小姐,我跟這個小兄弟不認識,沒必要合起伙來騙你,他真的是神醫啊。”王師傅趕忙勸慰蘇怡凡不要怠慢神醫。

  “那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或許是瞎貓撞到了死耗子呢?要真是神醫的話,你讓他把死人治活了給我看,我就相信!”

  說完,蘇怡凡還故意示威性的沖唐誠冷哼了一聲。

  王師傅就不說話了,他不怪蘇怡凡。這個小兄弟神乎其神的醫術,一般人沒有親身經歷,還真就不會相信。

  此刻的唐誠,那叫一個氣憤。

  這個小姐姐怎么能這樣呢?騙子?自己怎么可能是騙子呢?師傅把畢生的醫術全部傳授給他了,毫不夸張的說,賽華佗這個稱號他絕對當得起。可眼下,居然  居然被一個女人懷疑是騙子。

  叔可忍,嬸不能忍!

  “小姐姐,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你這么詆毀華國古醫術,不太好吧?”唐誠很嚴肅跟蘇怡凡交涉。

  “哎喲喂,還說你不是騙子?現在什么時代了?還扯什么古醫術?告訴你,你這套騙人的把戲過時了。按照你們一貫的騙人套路,接下來你是不是要替我把脈,然后神神叨叨的說我脾肺虛火旺什么的?”蘇怡凡雙手叉抱在胸前,不屑的跟唐誠說道。

  唐誠當下就懵逼了,咦,這個小姐姐怎么知道他心里想的啊?暈死了,他的確是想現場把脈證明一下。

  眼前這個鄉巴佬的坐蠟表情,蘇怡凡心里一陣痛快。哼,就這點騙人道行,也敢出來丟人現眼?分分鐘將他面具戳穿。

  唐誠眉頭皺了一下,眼下這個情形,把脈是行不通了,那就用“觀眼”這個方法吧。

  “觀眼”在華國古醫術中,屬較為高深的醫術。一般人沒個十幾年學下來,是掌握不了的。

  唐誠是個例外,正如他師傅所說,這娃是個亙古奇才,注定他以后要把華國古醫術發揚光大。

  于是,唐誠很認真看了一通蘇怡凡眼睛。

  蘇怡凡攏了攏衣領,氣憤道:“看什么看?你  你  該不會是把脈吃不了我豆腐,就想  想偷窺我吧  ????”

  “小姐姐,這段時間你是不是尿頻?”唐誠直視著蘇怡凡道。

  根據她眼紋來看,絕對是腎虛火旺。

  還不是一般的腎虛火旺!

  華國古醫有云,腎火旺者,尿頻不可免也。

  蘇怡凡心里一震,啊?不會這么準吧?這幾天的確尿頻,還不是一般二般的尿頻,現在還穿著紙尿褲呢。

  該不會是眼前這家伙偷窺到她穿紙尿褲吧?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又不是神仙,難不成還會透視?

  對,絕對是亂蒙的。

  “哼,你錯了,我一點都不尿頻!”蘇怡凡故意說謊道。

  唐誠搖了搖頭不說話了,有什么好說的?師傅一再叮囑他,跟誰都可以講道理,唯獨不要跟女人講道理。

  前排的王師傅很想幫唐誠說句話,因為他知道,這段時間,蘇怡凡的確尿頻。前幾天,還無意間看到她病歷了呢。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嚴重尿頻,建議保守治療。

  可是,看了一下蘇怡凡殺氣騰騰的眼神,王師傅選擇閉嘴了。

  為了這么一件小事把老主顧得罪,劃不來。

  三個人都不說話,車子飛快的向云城市中心駛去。

  不到一個小時,車子到了云城市區。

  “蘇小姐,是送你回公司,還是去哪?”王師傅小聲的問道。

  “去幸福花園!”

  蘇怡凡輕輕這么一回應,唐誠瞬間興奮起來,他情不自禁舉手喊道:“太好了,我也去幸福花園!”

  蘇怡凡一下子炸了,怒目圓睜的沖唐誠吼道:“你  你  要不要臉啊?我是看在王師傅的面子上,才沒有趕你下車。你倒好,跟狗皮膏藥似的,沾上了還扒不下來是吧?拜托,撒謊也走走腦子好不好?先說自己是神醫,我忍了。現在居然說你也去幸福小區,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啊?隨便怎么騙都可以?”

  唐誠被蘇怡凡這么一通爆吼,那叫一個欲哭無淚。

  怎么自己這么倒霉啊?第一次下山進城,就遇到這么一個母老虎。自己明明是真的要去幸福小區,在母老虎眼里,居然是故意跟她作對。

  蘇怡凡一陣爆吼完,不管王師傅怎么勸解,硬是把唐誠趕下了車。

  熾熱的街邊,唐誠郁悶的站在樹蔭下,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包里那本房產證拿了出來。

  剛才蘇怡凡那般理直氣壯,唐誠有些不自信了,難道記錯了?師傅臨死前留給他的房產不在幸福小區?

  看了不下三遍,不錯啊,房子就在幸福小區五棟三單元503室內。

  半個小時候后,唐誠打了個三輪車到了幸福小區。

  稍微觀察了下,幸福小區是一個年代久遠的老小區,估計都快要拆遷了。

  進到房子里一看,唐誠懵逼了。

  咦,這是怎么回事?師傅的房子幾十年來不是一直沒有人住嗎?怎么  怎么  現在里面干干凈凈的?

  唐誠趕緊四處查看了一下,心里越發疑惑,這里面有人住,確切的講,是一個女人在住。要不然,怎么會隱約聞到香水味?還是一股似曾相識的香水味!

  查了一圈,只剩衛生間沒有查看,唐誠輕輕打開衛生間門。

  打開那一剎那,他鼻血都要噴出來了。

  一個一絲不掛的美人直挺挺的站在衛生間中央!傲人春色一覽無余的呈現在唐誠面前!

  “怎么  怎么是你  你  你  ???”唐誠睜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果女,大腦一片空白。

  天那,她怎么會出現在師傅的房間里?

  第二章 英雄救美

  此刻的蘇怡凡,感覺像是在做噩夢。

  天那,這挨千刀的鄉巴佬,怎么就甩都甩不了呢?

  太晦氣了,幾十年的果體從來沒有被哪個男人看過,今天居然莫名其妙被他看見了。

  一般女人遇到這種情況,第一反應是披浴巾,或者關衛生間門。蘇怡凡可能是驚嚇過度,居然忘了做出反應。

  她就這么眼睛冒火的看著唐誠,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用什么辦法能把眼前這個鄉巴佬殺死?

  天殺的家伙!剛才還在車上冒充神醫,現在終于原形畢露了,徹頭徹尾就是一個猥瑣的大流氓!

  “小姐姐,你倒是快點把衣服穿起來啊。我雖然不是壞人,可是,你這么赤果的站在我面前,我不想干壞事都不行了。”唐誠一邊說,一邊下意識轉過身去。

  再不轉身,他底下那就要被小美女看見了。

  唐誠這么一喊,蘇怡凡這才反應過來。

  是啊,當務之急是要找個浴巾裹一下。

  想到這,蘇怡凡趕緊找了條浴巾裹好,然后跑到唐誠面前,準備拿馬桶刷痛打他一頓。

  哪知道,手往上那么一揚,浴巾嘩的一下掉了下來。

  唐誠再一次噴鼻血。

  天那,小姐姐這是鬧那樣啊?自己不是已經轉身避開了嗎?她為什么還巴巴的沖到他面前展現果體?

  蘇怡凡氣得當場嚎啕大哭,唐誠趕緊跑出衛生間。

  坐到沙發上,他一個勁的大喘氣。

  腦海里一直浮現小美人的美妙果體,怎么驅趕都無濟于事。

  這一刻,唐誠越發的認可師傅那種話了,女人,的確很妨害習醫練武啊!那美妙的果體在腦海里一直轉啊轉的,整個人都昏昏的,哪里有精力習醫練武?難怪師傅一生都不近女色,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么美妙噴血的女人果體,一輩子不看不摸,豈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十分鐘差不多,蘇怡凡穿好衣服跑出來,也不拿什么馬桶刷了,直接用粉拳錘唐誠,一邊錘一邊咬牙切齒罵道:“你個惡心的色狼,車上沒有占到我便宜,居然跑到我住的地方占我便宜。人渣!敗類!”

  唐誠是習醫練武之人,蘇怡凡這么一頓粉拳錘,問題不是很大。可是,讓他郁悶的是,明明這個房子是師傅的,怎么倒成她的房子了?

  蘇怡凡揮了一通粉拳之后還覺得不解恨,二話不說,抬起腳就沖唐誠命根子踢去。

  這下,唐誠不干了,直接手那么一撈,把蘇怡凡嫩腳握在手中。

  “小姐姐,我又不是故意偷看你的,有必要這么狠嗎?”

  一頓對怒完,唐誠不經意那么一瞥,感覺自己隨時要暈過去了。

  因為蘇怡凡穿的是之前那個超短裙,大腿被他那么一抬,雖說沒有實打實看到什么。可是,這般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刺激,卻讓他這個一直生活在山上的大男孩把持不住。

  蘇怡凡要氣瘋了,該死的鄉巴佬那癡呆呆的眼神,對她再一次造成了一萬點的傷害。

  “流氓,快放下我的腳,要不  要不  我報警了  ”蘇怡凡惱怒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哦!”唐誠也覺得這么抬著一個女人的腳在手上不怎么雅觀。

  如果蘇怡凡沒有奮力掙扎,問題不是很大。可偏偏蘇怡凡一個勁的在那掙扎,結果,唐誠那邊一松手,她直接一個踉蹌,眼看著就要仰摔在地上了。

  唐誠也沒來得及細想,本能去拉蘇怡凡衣服。

  可就是他這么好心拉蘇怡凡衣服,馬蜂窩徹底捅開了。

  唐誠也不知道為什么,明明要拉的是衣領,結果卻拉的是蘇怡凡的胸。

  雖然蘇怡凡是沒有摔倒,可是,她上半身最敏感的地方卻被唐誠實打實抓了一下。

  蘇怡凡瞬間那叫一個惱羞成怒,太過分了,黃花大閨女的胸能讓人隨便抓的?報警,必須報警!

  唐誠在山上住慣了,一時還沒有完全明白過來蘇怡凡報警意味著什么。

  他就眼睜睜看著蘇怡凡拿出手機,作勢要報警。

  不過,蘇怡凡最后還是沒有把報警電話撥出去,一個滿身橫肉的大漢不知什么時候莫名站在她和唐誠后面。

  “峰哥?”蘇怡凡愣了一下,瞬間調整情緒,一臉堆笑道:“峰哥,房租不是還有一個星期才交嗎?”

  “也不在乎那一兩天了,老大這幾天手頭比較緊,所以就提前過來收房租了。”趙天峰冷冷說道,看都不看旁邊的唐誠。

  不用說,趙天峰的老大就是這棟房子所謂的“房東”了。

  “峰哥,咱們是有合同的呀,還有幾天房租才到期,沒必要這么急吧?”蘇怡凡低三下四說道。

  明知道趙天峰是故意跑過來為難她,逼她答應做他老大的女朋友。可是,還不能翻臉。翻臉了,趙天峰這伙人分分鐘把她趕到馬路上睡覺去。

  唐誠雖然看上去傻乎乎的,不過不是真傻,只不過是從小在山里長大的緣故,看上去有淳樸之氣罷了。

  實際上,他比誰都聰明。也就隨便聽蘇怡凡和趙天峰三言兩語說了那么幾句,他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來,蘇怡凡是這個房子的租客,趙天峰的老大是“房東”。也就是說,師傅常年不住的房子被趙天峰這批人強行霸占出租了。

  唐誠是這么想的,蘇怡凡一再對他罵罵咧咧,忍一下無所謂,畢竟是小事,再加上蘇怡凡是個女人。

  可是,趙天峰這事,就不能忍了。

  天底下沒有這個道理,把別人的房子霸占過去自己收房租。

  唐誠沒有第一時間出手,他想看看這個趙天峰接下來會玩什么花招。

  “死婊子,既然你這般油鹽不進,放著我老大這么好的男朋友不要,那沒得商量了,這幾天必須搬出去。這里是市中心,有的是人等著租呢。”趙天峰一邊冷冷的說,一邊聳肩抖腳的向門口走去。

  蘇怡凡絕望到了頂點,這段時間公司那邊諸多不順,家里又出了事情。現在搬出去,哪里有錢再在市中心租房子?

  她很想哭,可是,看見唐誠在一邊,她咬著牙不讓眼淚掉下來。

  “等一下!”唐誠覺得可以出面了。

  “哦?”趙天峰一臉不屑的看著唐誠。

  “你們老大是哪個?”唐誠淡淡道。

  趙天峰不屑的打量著眼前的唐誠,心里一陣狂笑,哪里來的傻逼鄉巴佬?個頭不高,土里土氣,呆頭呆腦的樣,居然敢問他老大的事情?

  “小子,這是我老大跟死婊子的事,你他媽的少管,信不信我現在就廢了你丫的?”

  一旁的蘇怡凡很想上前去勸一下唐誠,不要跟趙天峰作對,他和他老大是市區這一塊的小霸王,沒人敢惹的。可是,一想到今天一天這鄉巴佬對自己做了那么多孟浪的事情,蘇怡凡就沒有動了。

  她想,既然鄉巴佬想在女人面前充英雄,那就讓他充唄。被趙天峰一頓胖揍最好,反正是狗咬狗。

  “廢不廢掉我,那是以后的事。我就想說一句,這房子是我師傅的,什么時候成你老大的了?”唐誠繼續平靜的問道。

  看似平靜的話,卻在蘇怡凡和趙天峰心里翻起了巨浪。

  蘇怡凡一陣惡心,這鄉巴佬怕是瘋了吧?這種彌天大謊都撒?趙天峰和他老大一直是這個房子的主人,什么時候是他師傅的了?想英雄救美也不是這么搞的吧?

  趙天峰卻情不自禁有些心虛,這房子的事情,別人不知道,他和他老大清楚得很。這房子十幾年無人問津,然后老大就跑過來霸占收租了。現在突然有一個人來說,這房子是他師傅的,八成是真的。

  不過,也就心虛了那么一下下,趙天峰瞬間恢復了神色。

  一個鄉下小屁孩而已,就算房子真是他師傅的,又怎么樣?

  “小子,今天老子要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就不知道,這一塊是誰的地盤。”

  話畢,趙天峰從腰間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一旁的蘇怡凡嚇得直哆嗦,趙天峰這幫人的狠毒她是親眼見識過的。前不久,這邊一個人欠了他們五千塊錢沒還,他們在走廊上硬生生就把那人的兩根手指給切了下來,一個樓層的人都知道的。

  看了一下唐誠,蘇怡凡有些不忍。

  雖然這個鄉巴佬討厭,還有點色。可是,還不至于付出生命代價。再說了,他做的這一切,多多少少還是為了她。

  于是,蘇怡凡強忍心中害怕,故作鎮定的跟趙天峰說:“峰哥,他是我鄉下來的表弟,腦袋有問題,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了,房租我會盡快交上的!”

  蘇怡凡這么一說,趙天峰內心那點虛一下子沒有了。

  “哦?搞了半天,是你鄉下表弟啊。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動刀子。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要不然,以后阿貓阿狗都敢在我面前撒野,老子還要不要在這一塊混了?”

  “那  那  你準備怎么教訓我表弟啊?峰哥。”蘇怡凡怯怯的問道。

  “簡單,讓你表弟從老子胯下鉆過去,再喊三聲爸爸,我就大發慈悲放了他。”趙天峰一臉賤笑的看著唐誠。

  第三章 深不可測

  “現在把話收回去,還來得及。”唐誠淡淡說道。

  他是這么想的,在女生面前搞得太暴力了,不好。再說了,自己是個醫生,醫者仁心,把人搞殘搞廢,有點不符合醫道。

  想了下,他決定給這個螻蟻一個機會。

  一旁的蘇怡凡如坐針氈,她很想幫眼前這個鄉巴佬說說好話。可是,她又很了解趙天峰這個人,他處理事情不見血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那個  算了,你就聽趙天峰的話,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古代不是有韓信受胯下之辱嗎?峰哥面前,就不要犯倔了,沒好處的。”怕鄉巴佬被趙天峰打死,蘇怡凡眉頭緊皺的勸唐誠還是忍辱一下。

  唐誠沒有回蘇怡凡的話,她是好意,沒什么好說的。不過,要讓堂堂醫圣門門主鉆小混混胯下,簡直就是在開國際玩笑。

  唐誠師傅是醫圣門老門主,本來醫圣門在方外界屬于很強的一股勢力。后來,方外界幾大勢力聯合,將醫圣門一夜之間鏟除干凈。醫圣門門主,也就是唐誠師傅,以斷一臂的代價,才從方外界逃離到紅塵界。

  紅塵界說白了,就是唐誠所生活的世界了。

  師傅一死,現在醫圣門就只剩唐誠一個人了,師傅留給他的遺言就是,在紅塵界重振醫圣門,然后返回方外界。

  不過,這個目標離他還很遠。

  擺在小少年面前的是,如何在這花花紅塵世界適應生存下來。只有活下來,后續一系列宏偉藍圖才能實現。

  以前唐誠一直跟師傅生活在山上,沒覺得世界有多么難相處。

  今天一天下來,他覺得,這個世界,不僅女人難相處,就是男人也難相處,就像眼前這個所謂的趙天峰一樣。動不動就讓人鉆胯下,他還真把自己當成玉皇大帝了。

  “小子,本來我還想著看在蘇怡凡的面子上,不讓你見血。可是,你他媽的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沒辦法了,老子要讓你好好嘗嘗我這把匕首的厲害  ”

  說到一半,趙天峰愣住了。

  啊?

  怎么回事?剛剛匕首還在手上的,怎么不見了?

  夢?

  趙天峰仔細看了一下,內心那叫一個痙攣。

  天那,匕首怎么到了那個鄉巴佬手上去了?

  唐誠微笑著看趙天峰,氣都不帶喘的,影步這點小能耐對他這個醫圣門門主來說,小意思。

  怎么說呢,剛才影步奪刃那一刻,他完全可以像碾死一只螞蟻那樣送趙天峰去見閻王。不過,他沒有那么做,因為師傅臨終前跟再三囑咐他,在醫圣門沒有重新鼎盛起來的時候,一定要低調。萬一紅塵界也有方外界的幾大勢力,那醫圣門可真就要從宇宙中徹底消失了。

  “峰哥是吧?給你個選擇吧,是鉆我胯下喊我三聲爸爸,還是我送你去見閻王?”想了一會,唐誠淡淡的跟趙天峰說道。

  此時的趙天峰,膽早就被嚇破了,雖然沒有跟這個鄉巴佬正式交手,可是,剛才他那快速奪刃一招已然說明一個問題。

  這個鄉巴佬是一個高手,絕頂高手!

  所以,唐誠話說完,趙天峰直接像條狗跪在了他面前。

  一旁的蘇怡凡呆住了。

  咦,這  這  怎么回事?一向霸氣滔天的趙天峰,居然  居然在一個鄉巴佬面前跪下了?

  眼花了?

  這也不怪蘇怡凡,連趙天峰這樣一個飽經江湖的老手都沒看清唐誠是怎么出手的,就不要說蘇怡凡這么普普通通一個女人了。

  也就愕然了那么一下下,蘇怡凡心里說不出的爽快。

  該!活該,趙天峰一天到晚欺負別人,現在終于遭報應了,要鉆別人胯下了吧?

  趙天峰像狗一樣爬行著,快要鉆到唐誠胯下的時候,唐誠兩腳一并攏,冷冷說道:“別鉆了,我這個人不喜歡狗,更不喜歡別人喊我爸爸,我沒那么老。趁我還沒有想好怎么折磨你的辦法之前,趕緊滾。對了,順便把你老大喊來,我要好好問問他,為什么要霸占我師傅的房子。”

  唐誠說話聲音很輕,可是,卻威壓十足。

  一種讓人心莫名發顫的威壓!

  趙天峰連磕了三個響頭,然后跟兔子似的跑了。

  趙天峰一跑,蘇怡凡這才反應過來,她一臉懊惱的跟唐誠說:“哎呀,你好糊涂啊,就這么把他放走了?”

  “難不成真讓他做我兒子?”唐誠抿嘴一笑。

  “現在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你知不知道,你闖禍了,闖了天大的禍了。你知道嗎?趙天峰的老大叫老鼠強,連這里的民警都忌憚他,你剛才那么搞了一頓趙天峰之后,趙天峰肯定會把老鼠強喊過來的。”蘇怡凡一邊說,一邊把唐誠往外推。

  唐誠不解道:“小姐姐,你推我干什么?這是我師傅的房子啊。”

  蘇怡凡那叫一個氣,人命關天,這鄉巴佬還在充英雄,腦袋進水了?

  “我的親二大爺誒,別管房子是你師傅的還是我師傅的,保命要緊啊。雖然我是不喜歡你這個人,怪里怪氣,還色。可是,我更看不慣趙天峰和老鼠強,我不想你死在他們手上。趁老鼠強還沒過來,你趕緊跑,跑得越遠越好。”

  “小姐姐,我不跑,這是我師傅的房子,我哪都不去。”唐誠輕輕那么一避,就把蘇怡凡避開了,然后坐到桌子前,優哉游哉的喝起開水來。

  蘇怡凡又氣又惱,一邊跺腳一邊罵唐誠:“你這人怎么這么擰呢?演戲演得還回不來了是吧?為了充英雄,把命搭上?值得嗎?別說老鼠強不信這房子是你師傅的,就算是我,也不信這房子是你師傅的,你真要有這么一個有錢的師傅,會這么一身打扮?”本來蘇怡凡是想說唐誠是乞丐打扮的,話到嘴邊,還是沒說出來。算了,這個人這么擰,有些話還是不說的好。

  唐誠沒有理會蘇怡凡,只顧在那里喝水,蘇怡凡也只能是干著急。

  此時,趙天峰的老大老鼠強正在酒吧包間里跟啤酒妹在搞男女事,搞得正high的時候,趙天峰火急火燎的敲門。

  “老大,不好了  ”

  老鼠強那叫一個氣啊,恨不得殺了趙天峰這個不長眼的。

  “阿峰,你他媽的今天要不說出個讓老子不生氣的理由,死定了。媽個屁的,老子好不容易把阿梅約出來搞,你小子倒好,正high的時候,打擾老子的雅興。”老鼠強一臉殺氣的瞪著趙天峰。

  如果是平時,趙天峰肯定會很怕。

  可是,今天,他卻一點都不怕了。

  他現在怕的是那個深不可測的鄉巴佬。

  花了一分鐘,趙天峰一五一十把唐誠在幸福小區503室干的事情跟老鼠強說了一遍。

  老鼠強反手就給了趙天峰一個巴掌:“阿峰,你他媽的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在云城,居然還有比我老鼠強更厲害的人?還是一個二十不到的小娃娃?槽,要不是看在你跟了我這么多年的份上,老子真的想把你拉去喂狗,丟人現眼的東西!”

  “老大,我沒撒謊啊。我趙天峰是什么人,老大你最清楚啊。我就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在您面前撒謊啊。”趙天峰捂著紅腫的臉委屈道。

  老鼠強舔了舔舌頭:“嗯,有點意思。多少年沒有遇到對手了。想不到,臨了,來了這么一個小娃娃。也好,好久沒有開葷了,今天干他娘的,狠狠搞一場。”

  半個小時差不多,一群人兇神惡煞的出現在503室。

  蘇怡凡那叫一個氣啊,她氣這個鄉巴佬怎么這樣?明明可以跑掉的,非要裝逼不跑。現在好了,想跑都跑不了了。

  暈死了,這么傻不拉幾的,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本來蘇怡凡就氣唐誠不長眼,哪知道,老鼠強剛進房間,唐誠直接說了一句讓蘇怡凡吐血的話,他說:“老鼠強是吧?說說吧,你侵占我師傅的房子是怎么一回事?”

  蘇怡凡只有一個感覺,這個鄉巴佬絕對是活膩了。

  老鼠強橫行市區這么多年,哪曾被這么輕視過?二話不說,老鼠強惱羞成怒吼道:“兄弟們,給我往死里打!”

  話畢,一群人嗷嗷就要撲向唐誠了。

  蘇怡凡嚇得膽都要破了,可是,還是要硬著頭皮上。怎么說呢,這個鄉巴佬就這么死了,怪可惜的。雖然有那么一點討厭,可也算不上什么壞人。

  “強哥,有事好商量。別生氣,我剛才已經跟峰哥解釋了,這是我鄉下的表弟,腦子有問題。”蘇怡凡強顏歡笑道,兩條腿卻情不自禁的打顫。

  這幫人殺氣騰騰的,不打顫才怪。

  “那敢情好啊,你表弟腦子有問題,我幫他治治。”老鼠強一臉賤笑道。

  “強哥,那個  那個  其實吧,我表弟跟我從小有婚約,也就是說,他  他也是我男朋友。希望強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馬。”蘇怡凡作最后的努力,只要老鼠強不打這個鄉巴佬,假裝一下男女朋友,問題不是很大,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蘇怡凡想法是好的,不過,卻是在幫倒忙。

  本來老鼠強就貪圖蘇怡凡的驕人肉體,一聽這么一個傻乎乎的鄉巴佬居然是蘇怡凡的男朋友,立馬就爆炸了。

  “兄弟們,給我往死里打!順便把這傻逼的第三條腿剁了。”老鼠強暴怒吼道,眼睛紅得跟鬼似的。

  第四章 罕見的九陽之體

  唐誠內心毫無波動,雖然這幫人看上去氣勢洶洶。可是,在他看來,跟螻蟻沒什么區別。壓根不需要動用古武超能力,隨便使點外家功夫就ok了。

  三秒不到,唐誠已然是踢出了十幾腳。

  速度之快,蘇怡凡壓根都沒反應過來。她還在那里懵懵的祈禱,祈禱這個鄉巴佬逃跑的時候能機靈點,不要再呆呆傻傻的了。

  正祈禱著呢,蘇怡凡那叫一個震驚,咦,什么情況?怎么老鼠強和峰哥一幫人全倒下哀嚎了?

  剛才他們這群人不還是一副殺天滅佛的兇狠樣嗎?怎么轉眼就倒地成癟三了?

  “是你干的?”蘇怡凡有點而驚恐的看著唐誠,心想,天那,這鄉巴佬到底是人還是鬼啊?什么都沒干,一幫強徒直接到底哀嚎了。

  唐誠沒說話,只是微笑著點了下頭。

  跟蘇怡凡交流完,唐誠走到老鼠強面前。

  雖然老鼠強躲在眾人后面,可是傷得卻是最重。

  唐誠不傻,他心里清楚,要想兵不血刃搞定這幫強徒,必須要把他們的老大打服。

  所以,剛才那一腳,他特意踢中了老鼠強的腎目穴,也就是說,老鼠強這家伙,沒個兩三個小時,他是使不上力了。

  人體幾千個穴道,對他這個醫圣門門主來說,小菜一碟,閉上眼睛都能找到要找的穴道。

  唐誠微笑著蹲了下來,老鼠強此時痛得根本直不起身。

  “諾,看看,這房產證上的名字是不是老鼠強三個字?”

  老鼠強示意幾個手下把他扶起來,雖然還是很痛,可是,卻咬牙堆笑道:“哎呀,誤會,都是誤會啊。阿峰先前跟我說這房子是你師傅的時候,我就已經相信了。我帶一幫人過來,其實  其實  是想過來幫您老打掃衛生的。”

  一旁蘇怡凡再一次蒙圈,天那,天那,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啊?從早上到現在,一直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向霸道上了天的老鼠強居然  居然  對一個小鄉巴佬畢恭畢敬。

  您老?也虧老鼠強喊得出來。

  最讓人不敢相信的是,這個房子居然  居然真的是這個鄉巴佬師傅的!

  越想越羞愧,蘇怡凡真想挖個地洞鉆進去。

  老鼠強身體勾著不敢直腰,笑瞇著等唐誠發話。

  房子是這小少年師傅的,他本人又有出神入化的外家功夫,還是不吃眼前虧比較好。

  唐誠也在糾結,一方面,這幫人的確是可惡,霸占房子不說,還氣勢洶洶要打人,就這么放過他們的話,以后豈不是阿貓阿狗都要來欺負他?可是,不放過又能怎么樣?一人斷一只腿?絕對不行!

  師傅再三叮囑,要低調,如果一下子斷了十幾個人的腿,想低調都不行了。

  糾結了一會,唐誠嘴角泛出一絲微笑:“這樣吧,一起跪著唱首征服,唱完立馬消失,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現了。”

  唐誠這么輕描淡寫一說,包括蘇怡凡在內,沒有一個人不覺得這個小少年不變態。

  一群大男人跪著唱征服?也虧小少年想的出來。

  “不唱?”唐誠捏了捏拳頭,淡淡說道。

  老鼠強一幫人看唐誠是認真的,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看著一大幫人跪在自己面前,唐誠覺得有點過火了。師傅常教導他說,誅人可以,不到萬不得已莫誅心,給人留點尊嚴,這不是軟弱,恰恰是強大的表現。

  “算了,不要跪著唱,站起來唱吧。”

  “就這樣被你征服  ”

  一幫人低著頭鬼哭狼嚎。

  “抬起頭,保持微笑  ”唐誠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心里還是挺滿意的,不用暴力見血,也能把心里這口惡氣出掉。

  此時的老鼠強,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這個小鄉巴佬是哪里跑出來的世外高人啊?幸虧他心不狠,要不然,今天命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一首征服唱完,一幫人立作鳥獸散。

  回過神來的唐誠,下意識看了一眼蘇怡凡,直接笑出聲了。

  可能是剛才場面太嚇人了,小美人居然  居然尿失禁了。

  不是一般的尿失禁,是紙尿片都兜不住的尿失禁。

  蘇怡凡還沒有從恐慌和驚愕中回過神來,自然不知道下面已經濕了一片。

  “小姐姐,你尿失禁了。”本來唐誠是不想實話實說的,可是不說,小美人頂著個濕褲子,像什么話?

  “你才尿失禁了,你全家都尿失禁了!”蘇怡凡自然是不相信唐誠的話了,狠狠的回道。

  唐誠不說話,只是努努嘴示意蘇怡凡自己看。

  蘇怡凡本來還氣呼呼的,低頭那么一看,徹底萎了,不僅萎了,滿臉騷紅得不行。

  “哎呀,真濕了。快閉上眼睛,不準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蘇怡凡又羞又惱。

  唐誠自然是不閉上眼睛,他正用“觀眼”醫法詳細診斷蘇怡凡腎方面的問題。先前在車上,只是隨便看了一下眼紋,小美人眼球還沒怎么看呢。

  這會一看,唐誠倒吸一口涼氣。

  天那,蘇怡凡腎虛居然嚴重到了危及生命的地步了。

  “小姐姐,你不要生氣。我真的是醫生,現在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要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唐誠很是認真說道。

  蘇怡凡自然是不相信唐誠這一套,從在王師傅車上認識他那一刻起,唐誠就是一個鄉巴佬外加色狼神棍的形象。自然而然,唐誠說她病得神仙都救不了了,自然是不相信了。

  “拜托,能不能不要再裝神弄鬼了?我前幾天才去的醫院,醫生明確跟我說了,我這個病過幾天就好了。想用病來嚇唬我,你是不是又想吃我豆腐啊?死鄉巴佬,死變態!”蘇怡凡狠狠的瞪著唐誠。

  唐誠不說話了,他知道,蘇怡凡現在想要走回房間那是不可能了。

  蘇怡凡一番對怒完,就準備邁步回房間。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她兩條腿居然失去了知覺。

  “小姐姐,你現在兩條腿是不是像兩條木棍杵在你腰上,一點感覺都沒有?”唐誠輕聲問道。

  “你  你  怎么知道?”說完,蘇怡凡不甘心的暗暗使勁,還是一點用都沒有,兩條腿紋絲不動。

  “我不是跟小姐姐你說過了嗎,我是神醫啊。你這是腎虛擴散至下體了,醫生應該跟你科普過醫學常識,但凡是嚴重腎病,男人會成太監,女人會成植物人,你這已經是植物人先兆了。”唐誠一字一句說道。

  蘇怡凡很不想相信這個鄉巴佬的鬼話,可是,自己身體每一個細胞都配合這個鄉巴佬的話。

  “你不會是嚇我的吧?真的會成植物人?”蘇怡凡驚恐的看著唐誠,她才大學畢業一年不到,這么年輕,要真的成了植物人,那還不如死了呢。

  “百分之百是真的,因為你這腎虛,不是一般的腎虛。你這腎虛是神經元引發的,一旦救治不及時,成植物人是大概率事件。”

  唐誠自己也不知道,平時的說話的時候,跟個鄉巴佬似的。可是,一旦說到自己擅長的華國古醫術,那談吐都快趕上教授了。

  “那  那  有辦法治嗎?”

  “當然有!”

  “什么辦法?”

  “你不要管什么辦法不辦法的,你就跟我說,想不想治?”唐誠直接說道。

  蘇怡凡還能說什么?只能服軟說想治了。

  什么地方都可以傲嬌任性,在生命面前,還真不能任性。

  得到明確答復之后,他直接上前脫蘇怡凡上衣。

  “不行!我還是黃花大閨女,你不能這么做,我  我  寧可死掉!快拿開你的臟手,離我遠點”蘇怡凡下身不能動,可是兩只手還能動,她就不停的撓蘇怡凡。

  唐誠只有一個感覺,這小姐姐怕是有病吧?現在都什么時候了,還在乎那點肉體?要是這樣的話,醫生這個職業早就消失了,哪個醫生一輩子不接觸女病人?

  唐誠嫌蘇怡凡亂抓撓,輕輕照她頸脖后三寸的春昏穴來了一掌。

  蘇怡凡瞬間吭都不吭一聲,站在那里睡著了。

  唐誠雖然跟師傅學了很多年醫術,可是,今天卻是他第一次親密接觸女人果體治療。

  按理說,蘇怡凡就穿了一個小襯衫,很好脫的那種。可是,唐誠卻感覺很難脫這件小襯衫,比他修煉古武超能力還要難上一萬倍。

  原來,唐誠之所以被他師傅選定為醫圣門門主,除了他天資聰慧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他是千年罕見的九陽之體。

  因為九陽之體的緣故,蘇怡凡白嫩肌膚一點點漏出來,他頭也越發的昏漲。

  他很想不管不顧的把眼前這個小姐姐給那啥了,可是,耳邊又一直在響著師傅的叮囑,唐誠,九陽之體,千年難有,千萬別過早失去,一定要等到九陰之體出現!只有這樣,你才能圓為師一生的夙愿,重返方外界。

  用了整整五分鐘,唐誠才把蘇怡凡上身脫了個精光。

  小美人美妙的上身果體豁然立在唐誠面前,唐誠拳頭緊握,眼睛發火,朝天狂喊:“師傅啊師傅,你這是坑徒弟坑到死的節奏啊!這么一個人間尤物,美輪美奐,居然不能擁有,就只是為了您那所謂的畢生夙愿,方外界有那么好嗎?啊!!!!!!”

  一頓狂吼完,唐誠深呼一口氣,然后全神貫注將右手緩緩移到蘇怡凡右腎處  

  第五章 帥帥的鄉巴佬

  蘇怡凡的病,在一般醫生眼里,不亞于絕癥。

  可是,在唐誠看來,卻不過是幾根銀針刺穴的事情,還是不需要動用古武超能力的那種。

  十分鐘不到,小美人身上幾處穴道刺完,唐誠從忘我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這一回神,他腦袋瞬間又痛了起來。不僅痛,而且還實打實流了不少鼻血。

  沒辦法,這就是九陽之體。

  這種狀況,只能是破了九陽之體才能緩解,要不然,只能是興奮一次,折騰一次。

  輕輕按了一下蘇怡凡頸脖處幾下,蘇怡凡從昏睡中醒來過來。

  “小姐姐,你的病已經治好了,趕緊把衣服穿起來吧。”唐誠背對著蘇怡凡,一邊用紙巾擦鼻血,一邊說話。

  蘇怡凡第一反應是,不管怎么樣,一定要殺了這個鄉巴佬。長這么大,還從沒有被一個男人這么侮辱過。

  二話不說,蘇怡凡一邊起身穿衣服,一邊用腳狠狠踢向唐誠。

  唐誠背后像長了眼一般,隨便左扭右扭了幾下,靈巧的避開了蘇怡凡來勢洶洶的那幾腳。

  “小姐姐,你這么恩將仇報,不好吧?難道你沒有發現嗎?現在你腳能動了。”

  唐誠這么輕輕一提醒,蘇怡凡愣了一下。

  咦,真的耶,剛才腳還跟木頭一樣麻麻木木的,現在居然  居然  恢復如初了。不僅如此,下體也不再是濕濕黏黏了。

  也就是說,戴了將近一個星期的紙尿褲,以后終于可以不用再戴了。

  難不成這鄉巴佬真的是神醫?

  又或者,這個鄉巴佬再一次瞎貓碰到死耗子了?

  蘇怡凡心里是很想跟唐誠說聲謝謝的,可是,一想到他看光了自己的果體,她就不想說。

  她覺得,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搬離這個地方,遠離這個奇怪的鄉巴佬。

  想到這,蘇怡凡就回房間收拾行李。

  不多時,蘇怡凡推著行李箱出來了。

  唐誠驚詫道:“小姐姐,你不會是要搬走吧?”

  蘇怡凡翻了一個白眼回道:“當然要搬走了,我之前罵你是神棍,還罵你是流氓。不趁早走,難道要留下來等你羞辱啊?”

  “小姐姐,我沒有生你的氣啊。要不然,我怎么會幫你看病呢?”唐誠不解的摸了摸后腦勺。

  “你會有這么好心?該不會是又想打我什么主意吧?”蘇怡凡依舊還是很懷疑。

  唐誠那叫一個懵逼,心想,這個女人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癥啊?

  “你還住你原來的房子,如果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重新換把鑰匙。還有,房租就不收你的了。”唐誠心平氣和說道。

  蘇怡凡心里瞬間開了花,正愁下個月房租呢,居然有人主動提出免房租。天大的好事,拒絕了才是傻瓜呢。

  為了表現一下女人傲嬌,蘇怡凡故意很嚴肅的說道:“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勉強留下來了。房租嘛,我不會占你便宜的,有錢了我會補上。現在我跟你約法三章,你一條都不能違背,要不然,我還是不住在這里的。”

  唐誠徹底不耐煩了,這女人怎么這樣啊?真把自己當成大小姐了?

  “第一條,不經過本人同意,不得進入我  ”

  話只說到一半,蘇怡凡不說了,因為唐誠一聲不響的把她的行李箱推到了門外。

  “小姐姐,我想了下,既然兩個人住在一起這么麻煩,那你還是走吧。”唐誠淡淡說道。

  蘇怡凡呆住了,這  這  什么情況?怎么這個鄉巴佬不按套路出牌啊?

  面子上掛不住,沒辦法,蘇怡凡只能是推著行李下樓了。

  她心里一直在想,這個鄉巴佬肯定是在欲擒故縱,這種卑劣的泡妞伎倆,她才不會上當呢。

  蘇怡凡一下樓,唐誠就去衛生間洗澡去了。

  舒舒服服洗了半個小時,唐誠穿了個大褲衩出來了。

  他不知道,蘇怡凡在樓下等了半個小時。

  一直不見唐誠下來,蘇怡凡有些后悔了,也許  也許  這個鄉巴佬真的不是色狼。要是色狼的話,他肯定會追上來花言巧語騙自己回去的。

  越想越后悔,最后蘇怡凡決定,還是回去。女人有傲嬌不假,可是,更要考慮現實,這么晚了,她一個女人能去哪?

  洗完澡,唐誠正準備好好的在沙發上打坐,修習古武超能力心決《九龍神訣》。

  剛入定,門鈴響了。

  “小姐姐,你怎么又回來了?”唐誠疑惑的打量著蘇怡凡。

  蘇怡凡本來氣已經消了,畢竟要在他人屋檐下生活,可是,一看唐誠,居然赤著上身,只穿了一個大褲衩,忍不住又氣了起來。

  “你  你  有病啊?穿成這樣,死流氓!”

  “流氓?小姐姐,這是我師傅家,就我一個人住,穿成這樣,怎么就成流氓了?”

  被唐誠這么輕輕一對怒,蘇怡凡氣得都說不上話。就只是氣鼓鼓的瞪著唐誠。

  瞪了幾秒吧,蘇怡凡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想不到這個鄉巴佬穿上衣服不顯壯,上衣一脫,居然  居然是一個肌肉男,那八塊腹肌,誘惑十足啊。

  更想不到的是,這個鄉巴佬洗了個澡,沒了風塵仆仆,一下子帥氣了很多。

  這么一想,蘇怡凡不敢再看唐誠了,直接拎著行李箱回房間。

  唐誠還傻乎乎的跟在后面追問:“小姐姐,你不走了?”

  蘇怡凡那叫一個氣啊,她嚴重懷疑,這鄉巴佬是不是傻啊?別的男人是千方百計哄女孩子開心。他倒好,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走了,我覺得吧,誤會你那么多次,一走了之不好。”蘇怡凡嘟嘟嘴巴說道。

  唐誠眼睛眨了下說道:“小姐姐,沒什么,誤會很正常啊,講開了就好了,你沒必要往心里去。”

  看著唐誠呆呆傻傻的樣子,蘇怡凡氣到吐血。

  天那,天底下居然有這么不開竅的男人?

  啪的一聲,蘇怡凡不再回應唐誠,直接狠狠把房門關上了。

  唐誠就郁郁的回了自己房間。

  晚上,兩個人都輾轉很長時間才睡著。

  蘇怡凡一直在想,以后就要跟這個鄉巴佬住在一起了,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絕對不能讓他占一點便宜。

  唐誠則在想,師傅讓他低調行事,那接下來如何不利用華國古醫術還有古武超能力在云城生存下來?

    

  早上五點的時候,唐誠就醒了。

  這是他多年的習慣,早上都要修習《九龍神訣》的。

  想到蘇怡凡還在睡覺,唐誠也不避諱那么多,直接在客廳沙發上打坐修習心決。

  大概七點多的時候,蘇怡凡也醒了。

  她到客廳那么一看,第一反應是,這鄉巴佬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大清早的在沙發上坐著睡回籠覺。

  其實,她不知道,唐誠已然是在《九龍神訣》里入定了。

  客廳有墻面鏡,房間里沒有,加上唐誠在沙發上跟死豬那樣一動不動,蘇怡凡也就沒有想那么多,直接在客廳里換起衣服來。

  事情就是那么巧,蘇怡凡剛脫成三點式,唐誠解定了。

  他伸了個懶腰,然后緩緩睜開眼睛。

  這一睜眼,他懵逼了。

  臥槽,什么情況?大清早的,蘇怡凡穿成三點式干什么?

  “小姐姐,你  你  ”唐誠流著鼻血問道。

  不知道是蘇怡凡太性感了,還是早上的時候,唐誠九陽之體最盛。反正,他鼻血止不住就流了。

  唐誠這么一問,蘇怡凡趕緊捂住胸口,雙腿并攏,大喊道:“流氓,快轉過身去。”

  蘇怡凡聲音很尖,唐誠感覺耳膜都要震破了。

  “小姐姐,我不是流氓。”唐誠一邊轉身,一邊解釋。

  “閉嘴!偷看我換衣服,還不是流氓?”蘇怡凡帶著哭腔回道。

  唐誠那叫一個暈乎,這個小姐姐還真會冤枉好人啊。自己不過是在沙發上入定而已,是她主動跑到客房換衣服的,怎么就成了偷窺?

  女人這般蠻不講理,難怪師傅一生不喜歡女人,還時常叮囑他不要靠近女人,不是沒有道理的。

  考慮到蘇怡凡快哭了,唐誠硬生生把憋屈吞進肚子里了。

  蘇怡凡快速把衣服換好,狠狠瞪了一眼唐誠,就去上班了。

  唐誠也不多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小誤會,忍忍就過去了,現在得去找份工作才行。

  以唐誠原本的能力,找份高薪工作跟玩似的。

  可是,師傅一再叮囑他,在醫圣門沒有徹底強大之前,一定要低調。強橫的華國古醫術,還有古武超能力,一旦肆無忌憚的使出來,很容易會引起方外界幾大勢力注意的。他們什么都不怕,就怕醫圣門重新崛起。

  唐誠是這么想的,不用古醫術和古武超能力,就憑自己一股子蠻力,也會很快找到一份養活自己的工作。

  哪知道,跑了一上午,毛都沒找到一根。

  招聘啟示倒是挺多,可是,都是要求大學本科文憑,最差的也要專科文憑。

  師傅雖然教了他不少知識,可是,卻沒有證書。換句話說,他在別人眼里是個文盲。

  本來師傅是留了幾萬塊給他的,他全部捐給了山區政府。

  他是這么想的,他一直在山上長大,大山就是他的恩人,錢捐給山區政府用作保養大山所用,也算是一種知恩圖報吧。

  哎,不管了,先吃碗清湯面再說。

  于是,唐誠進了一家蘭州拉面館。

  可能是還沒有到吃飯的點,蘭州拉面館里沒什么人,就一個白領模樣的年輕女子在那里吃牛肉面。
  “老板,來碗清湯面。”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追書閣] 回復數字17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唐誠喚了一聲老板。
  年輕女子嘴角抿笑了下,這小伙子還真有意思,現在哪里有什么清湯面啊?最低消費也是十塊錢的牛肉面。

  “小伙子啊,沒有清湯面,最便宜的就只有牛肉面了。要不,來一碗?”老板微笑著說道。

  “多少錢?”唐誠摸了摸口袋那五十塊錢問道。

  “十塊。”

  “啊?”

  “小伙子啊,這已經是最便宜了,真不騙你。現在云城的物價大家都知道,十塊錢能吃飽的牛肉面,也就只有我這一家了。”

  “那好吧,來一碗。”

  面還在做,唐誠覺得無聊,就四處張望。

  正張望著呢,突然進來兩個黃毛,一臉賤笑的坐到年輕女子邊上。

  “娜姐,昨天晚上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我包了一個5000塊錢的包間,居然不給配備公主。這樣吧,我也不讓你退那5000塊錢,你現在跟我去開個房happy一下,咱倆的帳兩清了。”刀疤黃毛一邊說,一邊試圖去摸年輕女子下巴。

  年輕女子一點沒有害怕的樣子,她很是鎮定的避開了刀疤黃毛的咸豬手。

  “小李,昨天為什么沒有公主去你包間,你心里沒點數?是,我這個做夜總會領班經理的,你開包間了,肯定要給你安排公主。可是,安排了三批,你一個都不滿意,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追書閣] 回復數字17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還打傷了兩個公主。你說,我怎么安排?算了,我也不跟你說那么多,歡哥馬上要過來了,識趣的趕緊走。”年輕女子眼神凌厲的說道。兩個黃毛一陣狂笑。
  “娜姐,你還不知道吧?你那個歡哥被人捅進醫院成廢人了。你呢,就別再充大姐大了,老老實實伺候我哥倆,我保證不虐待你,反而還要讓你爽上天。要不然,別怪老子辣手摧花!”

  說罷,刀疤黃毛淫笑著向年輕女子胸部摸去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09-04 18:23重新編輯 ]

王中王1肖一码大公开 陕西11选五前三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广西快三形势走势图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青海快3昨天开奖号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省快三预测推荐12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 局王七星彩排列五app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能懂 000737股票分析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海南飞鱼彩票奖金是多少 2013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山西11选5预测软件 陕西11选五前三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广西快三形势走势图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青海快3昨天开奖号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省快三预测推荐12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 局王七星彩排列五app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能懂 000737股票分析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海南飞鱼彩票奖金是多少 2013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山西11选5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