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暴力強奸?????
如果沒有愛,為何還需要性?

在一家韓國的餐廳,我和艾侖相視而坐著。我們已經3年沒有見面了吧。我不禁回想著過去,想要找些什么話題

  艾侖是我大學認識的同學。原先我們是讀法律系的。我來我對法律厭倦了,便轉去讀設計,在那里我認識了蔓特絲娜。蔓特絲娜有著艾侖一樣淺棕色的眼晴,不過娜的眼晴更為漂亮,略微帶些綠色,長長的睫毛,像芭比一樣。娜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膚色也是比較中國人的膚色。頭發是灰褐色的,短頭發,娃娃頭,卷卷的,很好看。從見到她的的一樣,我就想如果我是男的,我一定會喜歡她。我記的我問她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戴了美瞳嘛。她笑著回答我,不是。這是我天生的。后來我知道她有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統,還有四分之一的法國血統。

  后來我很興奮的把認識美女的事情和艾侖說了。我說他和你一樣是混血兒哦,艾侖似乎不敢興趣,【那又怎么樣?】 【她很漂亮哦,而且身材很好。】艾力沒理我。不過娜真的很美,她比我略矮一點,也有一米68 這樣,比我豐滿些,胸部比我大,目測有至少36E。我說,【我覺得你們很襯啊!】呵呵,當時,我記得就我興奮的一個勁的在說。【你們生出來的小孩一定很漂亮。】艾侖也是歐洲和中國的混血。我都不記得他混哪里的了,他混的比較亂,哈哈。他很高,也比較瘦,完全就像是漫畫里面走出來的人物那樣。連臉蛋也瓜子的。鼻子很挺,其實也是蠻帥的。不過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喜歡比較胖點的,看上去成熟踏實的那種,像東北那種味道的男人。

  后來,我和娜逐漸熟了,聊的話也多了,我們常一起誑街,吃飯什么的。有天我們在街上碰到了艾侖,于是我就把娜介紹給艾侖。可是他們并沒有走在一起,這我有點壓抑。

  我畢業的那一天,我和艾侖說,我要結婚了。記的當時很久艾侖沒說話,過了一會兒,他笑了一下,說,【真的啊。】我【嗯】了一下。

  【那很好啊  那很好啊。】

  【嗯】

    我們彼此沉靜了。

  結婚后,我總是刻意的和艾侖保持著距離,因為我怕我的【當時的老公】會生氣。他總是很容易生氣,包括如果他覺的我看哪個男的,或是穿短裙低胸,他就會對我發脾氣。而且他特別不喜歡我和艾侖說話。

  不過他緊張我的日子并不長,有陣子我發現他總是有理由加班應酬,后來我發現他和他的女上司有了不尋常的關系。沒多久,我便離開了他。因為我要的是完美的愛情。

  有的時候我在想,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愛情,可是我依然堅持著。

  那天,我見到了艾侖,是在一個工作的機會中,我的公司需要處理一些法律上的事情,因而巧合的而我也遇到了艾侖。于是我們便無可避免的需要見面探討一些事情。

  也是這樣,我們相視而坐著。我問到了娜,我也很久沒有和她聯系了,自從婚后,我把所有時間花在家庭于事業。艾侖說了一件另我驚訝卻也是意料之類的事, 【我和娜之前有在一起你知道嘛?】【嗯?不知道啊。】【哦,不過我們已經分手了。】【嗯?】

  【她性需求很大,每天都要幾次,我真的沒有時間。】我低頭笑,不語。

  艾侖問我,【這段時期還好嘛,怎么沒有和我聯系呢。】我沒有看他,用調羹盛起一口豆腐湯,放進口里,看似談定的說道,【我離婚了。】他看了我,好一會兒沒說話,末了,他握著我的手說,【沒關系了吧,這樣也好的。】我沖他傻傻的笑了笑,又盛了口熱熱暖暖的豆腐,放入嘴里,把調羹拿開,做了個很調皮的動作,【嗯。】然后低頭看著自己的美食。準備下一口。

  【其實  】

  【嗯?】 我看著他,等待他要說的話。

  【其實,經過上一段感情我才知道跟自己真正喜歡的人,你才會樂意的付出時間,特比是做愛的時間。】我沒有說話,愣了會兒,就微笑了,心里琢磨著他說這句話的意思。

  由于剛下幫,我穿的是職業裝,裙子的那種。忽然我發現有雙男人溫柔有力的手掌在我的小腿上游動,滿是挑釁,【你愿意試一下嗎?  我和你。】我用手把他的手撥開,笑了,【什么啊,你這小子,這么久不見了,還那么喜歡惡作劇。】我感覺自己的心跳,又故作鎮定的,我想我聽過去應該沒有那么結巴,我想我應該掩飾的很好。

  我和艾侖離開了那家餐廳,我沒讓他送我,我攔了的士,就和他道別了。

  之后,偶爾我和艾侖也會出來見個面,吃個飯什么的,不過他也沒有什么不規矩的行為。我們就像大學時那樣,所謂的哥們關系。

  那天是我的生日,平常朋友不多的人,就找了艾侖出來,我們吃過晚飯,那晚天氣很好,艾侖建議走走。我也是不介意,從餐廳走回家也不過20分鐘路程,經過一個公園而已。可是走著走著倒是有點累了,可能是穿著高跟鞋的緣故,我便一屁股坐在板凳上。艾侖也做在我旁邊。我們繼續聊著。現在我也不太記得我們當時聊什么了。艾侖說他又認識了一個女孩子,和她發生了關系,我說很好啊,然后艾侖說,【不好,我需要的是你。】我又楞了,其實和艾侖從高一認識的,四年又四年的,也都8年了。自己約摸可以感覺到那么一點曖昧的味道,可是以前因為有【老公】總是喜歡幫艾侖介紹女孩子。把艾侖推的遠遠的。

  艾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繼續和我聊著什么,可是我的心卻不能安靜下來,覺的自己和他的對話有點支吾著。我低著頭不敢看他,他的臉離我的臉很近,幾乎是快貼到了,如果我現在轉過頭來看他,我會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可是我不想這么快就迎接來愛情,甚至是自己都不確定的愛情。我把艾侖推開,雖然身體里有個聲音渴望艾侖不要停止。

  【把手拿開吧,這樣怪怪的。“

  艾侖把手拿開了,他嘆了口氣,【你真的希望我和那個女孩交往嗎?】【艾侖,過去的事就算了吧,我們還是做朋友比較好,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好吧,我送你回家吧。】之后,也是像往常那樣一個人生活,一個人照顧自己。其實也懷戀可以做一桌飯菜,多一個人一起吃飯。我是很喜歡做菜的一個人。有次和艾侖談到,艾侖便抱怨說,他吃外面的飯菜都吃的怕了,好懷戀家里的口味。于是我便建議借他家廚房露一手。

  那天是休息天,我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及膝吊帶連身裙。我心血來潮的做了些雞柳沙拉,還有牛扒,還有意大利面。艾侖說,有牛扒怎么不來點紅酒呢,我開玩笑的說,要不要點兩根蠟燭。艾侖也幽默的說,好啊,順便來個華爾茲。我們沒有蠟燭,也沒有華爾茲,只是放了一些比較柔和的音樂。

  飯后,艾侖開了電視,吩咐我乖乖的不要動,然后他去洗碗收拾。艾侖家不大,但收拾的很乾凈整齊。他不喜歡帶人來他家里,所以也沒有買沙發或是椅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是很大的一張床,或是地毯。

  電視正播放著體育節目,這對我來說是很無聊的節目,這使坐在松軟的床上的,幾杯紅酒下肚的我更添睡意。不免躺了下來。

  我不是被叫醒的,而是被吻醒的,艾侖的唇貼著我的唇。我推開他,可是艾侖的唇又一次挨住了我。而這一次,我沒有抗拒。其實我只是想知道,沒有愛,我們可以有性嗎。

  艾侖挨著我,吻了許久,我的唇被他的牙齒輕輕咬著,被他的唇輕輕吸著,他的舌頭在我的嘴唇里面探索著,我們的唾液黏在一起,我們的身體也糾纏在一起,他的手滑過我的肩帶,把它們褪下,手一下就摸到了我的胸部,【天,你沒有穿內衣。】 【嗯,】我臉微微紅,不知道是否之前的醉意上來了,還是有些害羞,畢竟是我和他第一次這樣。

  他的手把我試圖把我的整個胸部抓住。他的唇由我的脖子一路滑下,到我的乳頭那邊停住了。他的舌尖舔著那一片粉紅。我的乳頭很小卻很敏感。他在舔的時候我已經濕潤了。

       他的唇又滑到了我的耳邊,溫柔的用舌尖撫弄著,一只手揉捏著我的胸部,胸部不算大,卻很堅挺,形狀很美。他的另一只手從滑過我平坦的肚皮,又如靈蛇一樣游到我光滑的兩腿之間,我的心悸動著,身體不由主的有些顫抖。

       在他的手指放入我的粉紅色的小穴里面的時候,我不禁叫了出來,【唔嗯~~  】他把手指拿了出來,笑了說到,【已經洪水泛濫了啊。】 我的臉一下羞紅了,拍了一下他赤裸的胸口,】討厭~~】 臉上卻浮出甜甜的笑意。

  他把他的褲子退卻,我有些害羞,竟不敢看。真的,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和他,竟有些羞澀感。一根粗大的肉棒跳了出來,很光滑的龜頭,看過去很可愛。我不禁撫摸著。像是在呼喚著他的來臨那樣。

  他的手滑過我的背,游到我的腰,把我下身抬了起來,把我的陰部一下插了進去。【啊  】我叫了出來,因為心里還沒準備好的就進入了,那種驚喜卻是一下得到了滿足。卻不知道是身體上或是心理上的。也許滿足肉體上的需求的時候,同樣滿足的是那種被愛,被需要的心理吧,他抱住我的細腰,抽送著他的陽具。【撲哧、撲哧】的是水聲。還有我的叫床聲,【啊  啊  嗯  哦  】偶爾呼吸著,偶爾氣喘著,偶爾叫著,符合著他的節拍動作。我的腦袋瓜一片空白,只是很好的享受著,胸部左右晃動著, 【嗯,嗯  嗯,呀~~~哦  好舒服啊  艾侖,你好厲害,好愛你  啊  】艾侖被我這么一叫,更用力,更深的進入,我整個陰道都被漲漲的家伙充滿了,在柔暖濕潤的陰道里面進進出出的,像是要把我更多的水弄出來。而我的大腿也以被我的淫水打濕了大片,更加的光滑,我雙眼微閉,從眼皮縫隙中看著艾侖赤膊的上身,他的肌肉線條真的很美,很結實那種。像是古羅馬中雕刻的石像。我竟看得有些出神,不過那時候的快感,也已經使我神志不清了。

  艾侖沒來得及拔出來,射了一些在里面,【呵。】他對我笑了下。

  我也羞的笑了。

  我想,這時我們的酒意已是差不多醒了。

  【你太美了,害我忍不住便射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艾侖的手撥了一下我有些凌亂的長發,說,【雨馨,做我的女朋友吧。】這時候,電話有人發短信的提示音,其實早在我們之前做愛的時候就響過幾次,不知道是艾力沒聽見,還是懶理。但當時我在忙著叫床呢。呵呵。

  艾侖看了下,卻沒有理電話,其實我有猜到,是他的女朋友。艾侖意猶未盡的過來吻我,沒過會兒他又硬了。他把我翻了過來,這樣我的屁股便對著他的臉了。我便趴在床上,而他跪在床上,他的肉棒于是乎繼續頂著我的洞洞,而我只能嗯嗯嗯嗯的繼續叫著,隨著他的進攻,我的胸部搖晃著厲害,他的手拍打著我的屁股,我喜歡這樣,被他拍著, 【啪!啪!啪!】【嗯  嗯  嗯】我媚眼微閉,朱唇微張,長長的秀發不禁有些凌亂,披落在胸前。

  艾侖的速度由慢到快,我的腦袋瓜一陣嗡嗡嗡的,真的是完全空白了,約摸過了好一陣子,我的下面開始收縮著,艾侖可能知道我快要來了吧,繼續加快速度,【嗯。嗯  嗯  啊  】我感覺艾侖的陽具在我的陰道內越加膨脹,那感覺更是舒服。在艾侖射出溫熱的精子的時候,我亦同時泄出一大堆淫水來,我,高潮了。

  末了,艾侖幫我叫了部車送我回去。我有些失望艾侖不能陪我回去,但卻也是意料中的事。他必須回復他女朋友的電話,不是嗎。

  一個人的路上,思路也變的清醒起來,一樣的有回復到自己平靜的孤單世界。其實,說到底,艾侖也不只過是男人,而我并不相信他所說的那樣和他女朋友只有性而沒有愛,或許,和我也是這樣吧。而我并不想放什么感情進去。因為對男人來說,性和愛是分開的不是嗎。而我呢,也許我需要的不是性。

王中王1肖一码大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