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暴力強奸?????
我和姐姐的初夜性事

我叫小媛

  在我19歲生日時,我仍是全無經驗的處女。

  那天晚上,我就向我的26歲同住的姐姐小麗問及初次性交是怎樣的。

  小麗不以為然地說:【這樣無聊的事有什么好問的?】我說:【我已經滿19歲,也應該知道了呀!而且,姐夫出差幾天才回家,也正好有機會好好地談談。】小麗說:【不是偉澄那個不要臉的家伙要求和你干吧?】偉澄是我的23歲要好男朋友。

  我說:【甚么不要臉?我們是打算將來結婚的呀!】小麗說:【不是說他不好,而是,談到這件事,男人都是不要臉的!】我說:【怎樣不要臉法,我也想知道,也好有所準備呀!】小麗說:【他們嘛,就只顧著自己快活,那管女人受罪!】我說:【這是受罪的事?告訴我,是怎樣的?】她就不肯再講下去了,認為太不值得講。

  好在姐夫不回家睡,我有時間苦纒。

  到底,我有很充份的理由:娘已經不在世,親姐姐都不問,有誰可以問呢?

  我用了兩個鐘頭纏她,終于把她的故事套了出來。

  我聽完了覺得小麗這人是頗有問題的,但先看她的故事:姐姐小麗20歲結婚,姐夫是39歲的商人,早年喪妻,娶了姐姐為繼室。

  姐姐其實不是很愛他;她對男人都不特別感興趣。

  但姐夫經濟環境好,而姐姐賺錢能力不強,又要養活我供我讀書,而這個男人熱烈追求她,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洞房之夜,姐姐洗過了澡在床上等著,她已關掉了所有的燈,只有窗簾縫透進來外面的微光,僅可辨別物件的輪廓。

  唯其如此,姐夫一推門進來,有外面的燈光在后面襯托著,就可十分清楚看到浴后的他竟是一絲不掛!小麗的心恐懼地狂跳,因為本來粗壯的姐夫在此情形下更像一個巨人。

  而由于背光,位在身前下體的陽具還未看見。

  跟著姐夫關上房門,房中回復昏暗,小麗才定了一定神。

  但才一秒鐘,她又如遭雷殛,因為房中燈光大亮---姐夫已用門邊的開關亮起了天花板的大燈。

  她猛然看到姐夫的裸體正面。

  他的陽具已經勃起,大約10公分(4寸)長,形似一只粗粗的香蕉,紫紅色似蛇頭的龜頭斜斜向上,整條顔色似未剝皮的馬鈴薯,正在一擡一擡的。

  他的陰毛一大片濃黑,伸展到肚臍。

  下一瞬間,她已緊閉眼皮,不肯看這丑惡恐怖的畫面。

  她盲目地揮著手,呼救似的顫聲叫道:【關燈!   關  】忽然她又窒住了,因為她感覺她揮動的手握住了一件軟中帶挺的東西。

  本能地張開眼皮一看,才知道姐夫已來到床邊,把硬挺的陽具塞入了她伸出來的手中。

  她狂呼一聲,連忙再緊閉眼晴,同時把這件可怖的東西甩開。

  這陽具若非連在他身上,可能已給甩出十幾米外。

  她自己則退到床靠壁離他最遠處,縮作一團,背向著他。

  跟著她又狂叫一聲,整個人彈起了半米高。

  因為她發覺她的陰戶被他的手貼肉摸著。

  就因為她知道是洞房,只穿一件睡袍,而沒穿胸璁內褲;她背向他而曲著身子,臀部便完全暴露,很易從后摸到陰戶。

  她這樣一彈才離開了他的【魔爪】。

  她竭斯底里地哀叫:【不要!不  不要呀!】好在姐夫雖性格爽朗而畧為粗心大意,卻不是一個暴虐的人。

  見她這樣,他便停止了攻擊,在床邊坐下,柔聲說:【別這樣吧,我們現在是洞房呀!】小麗一時也不知說什么好;她雖缺乏經驗,卻也知道【洞房】就是讓丈夫把陽具插入她的陰戶,直至他射精。

  而由于她還是處女,就還要經歴處女膜被刺破的過程。

  這是洞房必做的事,難道不做嗎?她只好說:【關燈呀!】也許燈光大亮是使她最震驚和抗拒的。

  姐夫說:【但關了燈就看不到你呀,你這么美麗,怎可以不看?】小麗覺得真荒謬;有什么好看呢?她看了他兩眼都嚇得要死。

  但她也聽說過,男人就是喜歡看的,不然為什么只有男人偷窺女人洗澡而沒有女人偷窺男人?但讓他看著進行,就是做不到。

  她的身子縮成更緊的一球,采取拖字訣:【將來再看吧!】但姐夫是一個口才很好的生意人,他雄辯滔滔地對阿麗解釋,因為她是一個處女,他很想細細欣賞她的處女的嬌美之態。

  假如在黑暗中干了,下次才給他看,她已是不一樣了,他會永遠錯過她的處女的美態,那是無可補回的損失。

  而且,由于她是第一次,在燈光下,他不需要盲目摸索,可以控制自己的動作,不鹵莽行事,假如她會痛,也大大可以減輕痛的程度。

  燈光嘛,可以只開著床頭燈,光綫柔和,氣氛會好得多的。

  這樣一段時間后,我的姐姐小麗給他說服了,同意進行。

  當然,她只是任他擺布。

  第一步,他就是替她脫去睡袍。

  這也需要一番半推半就。

  從未給男人看過,現在要在燈下向他全裸呈現,實在不容易。

  但姐夫不斷稱贊她美麗(事實上我的姐姐小麗也相當美麗,是那種較纖瘦而綫條修美的類型,現在仍是的),挑起她的虛榮心;女人誰不想自己的美麗被欣賞呢?她的睡袍被脫去了,她便全裸平躺在床頭燈下。

  他細細摸她吻她,使她感到很酸很麻,不斷推開他的手和嘴巴,但他的口頭不斷贊美又使她很受用。

  他說:【你的乳房形狀那么美妙,乳頭小小的兩粒,還是杏色的   】【你的腋下完全沒有毛,現在許多女人是特意剃掉了,以求那種干凈感 】【皮膚那么滑那么細  】【陰毛倒很濃,特別性感 】贊著贊著,她雖害羞也提出一個女人最困擾的問題:【我的胸部不是太小了嗎?】姐夫說:【你這是中等大小,正配合你的身型;如果你這樣小巧的身體掛上兩只大木瓜,那才恐怖呢  而且最要的是能享受到 】他指的是他的吸吮和撫摸;這時他已吸住了她的右乳頭,舌頭在上輕揩,而一只手的掌心在她的左乳頭上輕揩著。

  他在這中間含糊地說:【這不是很舒服嗎?】

  她沒有回答。

  她已經習慣了他的觸摸,不再那么酸麻,不難受但并沒有特別舒服的感覺。

  但她沒有否認;他既喜歡,就讓他弄好了。

  跟著他放了她的乳房,說:【張開吧!】

  他是指她的腿。

  她因為難堪,正下意識地緊合著腿子,他要伸手進她的腿縫間摸她的陰戶,便無法到位。

  由于這里反正是要讓他進入的地方,她便放松腿子并畧為張開。

  他卻乘勢用兩手把她的兩腿一分,說:【讓我看看!】姐夫這一講,小麗就觸了電似的大叫一聲,猛的翻轉身來緊伏在床上,顫著聲音說:【不要  看!】對于一個處女來說,陰戶這個連陽光都從未接觸過的地方,張開來給男人看是極難接受的事。

  姐夫卻也不急,輕撫著她的背說:【唔,真好看,縫兒整整齊齊,還是粉紅色的  】小麗訝異地說:【你  你怎知道?】姐夫對她解釋,陰戶并不是在身體前面,而是在下面的正中間,因此她伏著也收藏不來,他從后方仍可以看到,除非她緊合腿子  她連忙緊合腿子。

  姐夫又再好言相勸;反正已經看到了,再看清楚又有什么要緊?這倒是真的,而且姐夫不是強來而是態度好,她不反感,就索性任他施為。

  他把她的腿子大大張開,細細欣賞。

  他一面品評:【你看,這條縫那么緊密,連洞也看不見  大陰唇粉紅色,小陰唇深玫瑰色  那么分明,那么美麗   陰毛雖然濃,但不生長到遮住陰戶 連肛門都那么齊整,藕色滑亮的  】小麗想:真的嗎?她自己從未有機會看過,但他既欣賞就好了。

  他又說:【給我進過了就會不同了  】

  跟著她覺得(因為她一直閉著眼睛)他的嘴巴湊到她的陰戶上,舌頭在縫的中間舐著,使她又麻又酸,而她不禁為他難堪:這是用以小便的地方,也可以用嘴巴去碰?但他喜歡就隨他吧  跟著姐夫說:【我要插入了!】她一陣緊張。

  最重要的一關來了,有些人說會很痛的。

  姐夫說:【你放松些,不要緊張!】

  這真是廢話,叫一個緊張的人不要緊張,這有效嗎?小麗依然很緊張。

  姐夫伏到她身上,用兩膝分開她的腿,軟軟的但有堅挺后盾的龜頭抵住了她的陰戶中間,開始挺進。

  但是似乎前無去路。

  小麗只是覺得陰戶有壓力,但不覺得有突破。

  龜頭畧退,再進,畧退,再進,好幾次仍無進步,跟著他的進退節奏就快速起來,然后他強烈發抖,喘起氣來,他不再沖刺,而是用龜頭緊抵住她的陰戶,她覺得有又熱又黏的液體射在她的陰戶上。

  然后他軟下來,不再用兩手支持上身,而是壓在她的身上。

  陽具夾在她的腿縫間,由硬挺而變成軟綿,而且縮小了。

  在她意識到發生什么之前,他幽幽地解釋:【我已經射了精!】小麗松了一口氣,她也知道,男方射了精,性交的過程就是完成了。

  她忙要推開他爬起身說:【我去洗澡!】

  他仍壓住她說:【不要,我還沒有插入,你的處女膜還沒有破呀?】小麗一愕,心想:【難道用手指   ?】但她只是說:【怎辦呢?】姐夫說:【我休息一陣,這里就可以再硬了。】他拉她的手去摸他那現在又小又軟的陽具。

  她連忙又甩開;她真不想碰。

  她說:【那么你休息一下,我先去洗干凈。】

  又濕又黏,像打翻了一瓶膠水,真難受!他說:【不要呀,現在你的陰戶上有許多精液,有潤滑作用,我容易進去,洗過就沒有了。】他這似乎是有利她的道理,她便忍著等。

  他也離開她身上,在她身邊仰躺下來。

  她仍閉著眼睛等著,彷佛過了十五分鐘,他說:【看,又硬了!】她才不要看,但覺得他已再爬上來,果然又硬了的龜頭又頂住了她的陰戶。

  他開始一進一退,也即是龜頭一下一下沖擊她的陰戶。

  因為那地方滿布著黏滑的精液,果然有些進展,似乎一下比一下進得深些。

  跟著他忽然猛沖一下,竟成條陽具撞了進去。

  小麗狂呼一聲,因為這一下使她痛得像給一根燒紅的鐵剌入。

  她大哭起來,淚如泉涌,拼命掙扎。

  她真想把他整個擲出窗外,但他緊擁著她,陽具又插住她的陰戶,兩個人連成一體,擲不開,而痛也使她發不出多少氣力。

  他入盡了之后就長嘆一聲,在她的耳邊說:【好舒服呀!】跟著他就抽送起來。

  她仍痛,但已沒有先前被突然一插那么痛。

  當然最好是不進來就不痛了。

  然而她還未來得及抗議,他抽送了不到十下,整個人就劇烈抖顫,陽具似乎在她里面脹大了些,一跳一跳的,然后就停住了。

  他癱軟地壓在她的身,有氣無力地說:【我又射了!】這對她是個好消息。

  又射了精,總算完事了吧?她正想叫他抽出來,他射了精的陽具已軟而縮小,給緊湊的陰戶逼了出去,而他也翻身,在旁邊懶洋洋地躺了下來。

  此時他也不反對她去洗澡,回來時她已換上干凈的睡袍。

  他問她有沒有流血,她說有一點點,洗去了就沒有了。

  她也已經不痛。

  他說應該是她的處女膜較厚,撕破時就痛一痛,以后就不會了。

  以后就是一星期后。

  她推了一星期才肯讓他來第二次。

  她果然已不痛,他插了大約20下就射精。

  以后都是如此,大約一星期她就給他射一射,每次大約插20下。

  她只是把這當為妻子應盡的義務,談不上有什感覺。

  她對我說:【放進那里面就跟放在我的手掌里感覺差不多。】這就使我覺得我這姐姐小麗頗有問題。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之后,我在想,照我所知,第一次辛苦是可以理解的,但以后都沒有快感,又不感興趣?小麗說女人就是這樣的,我雖是個沒有經驗的處女,我就不能同意。

  現成一個例子就是美思,她是我的好朋友雁玲的妹妹;美思十八歲就因有孕而結婚,她和男友本來打算二十三 歲結婚,洞房之夜才性交,之前只是【抱抱吻吻摸摸】,可是大家都忍不住而干了。

  【大家都忍不住】

  當然是雙方都感興趣和有樂趣,但我的姐姐小麗說她從來都不感興趣,只是交差,談不上快感或甚至高潮。

  她沒說過【高潮】

  這名辭,但這事我自己也經歷過一次,就是一星期前一夜我有了一次【綺夢】,這在男人來講該算是【夢遺】了。

  那是一個很亂的夢,我沒法記清楚細節,我只記得一陣極甜蜜的高度快感使我醒過來,心就像甜得碎了,而這快感的來源就是我的陰戶。

  我不由自主伸手下去摸,發覺內褲的褲檔都濕了,整個陰戶發脹。

  我按著陰戶好一陣才平復過來。

  我憑我在若干生理知識的書籍上知道,這就是高潮,也是我的夢遺。

  這就與我的姐姐小麗有很大的不同;她沒有過這個而我有,而我對性很感興趣而她卻沒有興趣。

  事實上我渴望再來一次夢遺,以享受高潮之樂,卻它就是不來。

  我甚至想用手淫以達致高潮,可我的知識有限,不知怎樣手淫。

  也有好幾次,我和男友偉澄出外時,他的手肘無意中觸著我的乳房,雖隔著胸璁,我也心癢難熬,希望他多觸些,但他沒有。

  想著想著,我的陰戶竟微濕了,也有些發癢,很想被摸,于是我就伸手下去摸。

  有內褲隔著不夠好,我索性起來過去鎖了房門,把內外褲都脫掉,回到床上躺下,手按陰戶,合腿夾著,這樣就有了若干快感,但我就只知道這樣,所以雖然很想,也沒有高潮。

  我在想,我一定和小麗不同,將來真正和偉澄性交時,一定會有快感的。

  這時我又想到另一件事,我把全身衣服都脫光了,拿過手鏡來照看。

  首先是上身。

  我是那種飽滿型,腋下的毛蜷曲而豐盛,乳房頗大,真的像兩個大木瓜掛著,乳頭有銀元大一塊玫瑰紅,乳頭也頗大兩塊突起。

  我再張腿高舉,伸鏡照著兩腿之間。

  這是女人唯一可以看到自己的陰戶的方法。

  以前我從未有興趣看,現在一看覺得很怕人。

  我的陰毛豐盛濃黑又長又鬈曲,還直長到肛門,把陰道口都埋沒了,我要用手分開陰毛才看到。

  而那里也不是【齊整的一條縫】,而是有些曲,顏色深瘀,小陰唇好像兩片鮮豬肝跌出在外。

  我不知道女人應是怎樣的,但我和姐姐小麗顯然很不同,而她的那欵是姐夫贊不絕口的。

  將來偉澄會不會因此而嫌棄我呢?過了幾天,我就向偉澄提出這些問題,還說出了小蘭的初夜故事。

  偉澄雖然年輕,卻是解答問題的最佳人選。

  首先,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們應該無事不可以談。

  而且,他很有經驗,因為他曾是個浪子。

  他家境富有,人又相當英俊和有風度,很多女人向他投懷送抱。

  他開始追求我時我也很喜歡他,但我也擔心他的歴史,我對他聲明我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我在婚前不會和任何人好。

  他也坦白對我講,他是回頭的浪子,以前的女人只是肉體游戲,有過了之后他就發覺沒有一個值得他放感情下去,而沒有感情使他覺得空虛,所以他放棄游戲人間而追求我這個他喜歡的女孩,他會在結婚之前保持純潔。

  他也真做到了,一年多下來,他連吻都未吻過我,這反而使我埋怨:難道吻都不可以?這天黃昏,我們在他獨居的家里看完了一部電影的影碟,我們挨在沙發上,我對他講了小麗的初夜和我那些問題。

  他等講完了之后才說:【我沒有跟你姐姐接觸過,所以我不能肯定,但我相信她是那種天生冷感的女人。

  我有過兩個處女,有一個就是這樣的。

  她很積極送上給我,自然沒有反感,她也有少許痛,但沒有特別快感,以后兩次也一樣。

  她說不要緊,有我在她體內射精她就滿足了。

  她聽我的話去見過醫生,醫生說有些人是這樣的,對性沒有什么強烈感覺,就有如有些人不喜歡飲酒,有些人并不講究美食,她要求與我性交只是為了喜歡我,而猤是為了享受性交。】我問:【另一個呢?】偉澄說:【破身一點不痛,而且第一次就有了幾度高潮。】我說:【那小麗不是很慘嗎?】他說:【她不欣賞的東西,得不到有什么慘?倒是你的姐夫,假如我是他,我就會覺得很沒趣,不過幾年下來都不出問題,顯然他接受這個方式,那就行了。

  能相處就沒問題了。】

  這樣我對小麗就放心了。

  但我說:【我們是姊妹,也許這種事情有遺傳,假如我和她一樣,那怎辦?

  】

  他說:【我不相信你會是一樣。】

  我說:【但我想肯定呀!】

  他說:【這個沒有試過是不能肯定的。】

  我說:【也許我該找個男人試試!】

  他忽然擁著我,吸住我的嘴唇,我沒有接吻的經驗,被他吸得氣絕,后來才想到不必摒息靜氣,而是可以單用鼻子呼吸的。

  他吻得我的心甜死了,好像體溫也升高了。

  好一陣他才放了我的嘴唇,用雙手捧著我的臉,凝視著我的眼睛,情深欵欵地說:【不準亂說話!要試,只可以和我,不準和別個男人!】我顯得委屈地說:【但你從不要求我!】這就是女人的奇怪心理;若是他提出要求,我會反感,覺得他只重視肉體,但他不要求又覺得他不夠重視我。

  他又輕吻我的嘴唇,然后說:【我其實是很想的,不過這事不能草率,要有計劃。】我做夢似的幽幽地說:【那么就計畫吧!】他說:【我這里沒有避孕套,我要去買,好在便利店通宵營業!】我搖頭扭著身子:【不要避孕套!】我這時也有似姐夫的心理,第一次是唯一的一次,下次就不同了,第一次,我要他的精液射在我的陰道里,不要給避孕套兜走。

  也許他明白,也許他也有同感,他不問為什么,只是想一想,說:【那我們算一算安全期吧,你的月經什么日子來?】女人對這個是不可能不清楚的,我說:【還有三、四天就來下一次。】他說:【好,現在是安全期,不是百分之百,但也相當安全了。】危險期就是排卵期,是頭一天來經到下次來經中間的四、五天。

  我等著他開始;他說:【你還是要考慮清楚的。】我正反感時他又補充:【你現在去洗一個澡,假如你改變主意,你就穿回衣服出來,否則你就不必穿衣服,在床上等我。】這真是個好方法,不必講那么多難為情的話,而我也沒有改變主意,洗過了澡之后就赤裸著進入他的房間,躺在床上,蓋一張毛巾被。

  這時是初秋天氣,不冷不熱,最是舒服方便。

  我只亮著床頭燈。

  不久,他也洗過澡進來了,沒穿衣服,下身只圍著毛巾。

  我覺得他的身材真可愛,不大粗壯也不太瘦,有些像那個著名的大衛塑像。

  他走到床邊對我微笑,然后解開毛巾讓它跌在地上,于是他的陽具便呈現在我的眼前。

  我的反應完全不像我姐姐小麗。

  我是害羞但很有興趣看,我看見他這陽具已充份硬挺,龜頭斜斜向天,樣子與小麗所形容的姐夫那條大致相同,但色澤卻大有差異,龜頭是粉紅色的,而龜頭頸以下的莖則是淺藕色,圓圓的陰囊上也有不少鬈曲的毛。

  他讓我看了幾秒鐘便爬上床,在我旁邊跪下,柔聲說:【現在我要看你了!

  】

  我不反對,他就把我身上的毛巾被揭去。

  我的反應與小麗全不一樣,我不但不縮成一團,還大大張開腿子。

  他伏下來,一面吻一面看一面摸,由額到胸然后是下體。

  那感覺真是美死了,我全身都像通了銷魂的電流。

  到了下體,我想起我的陰唇,不由得問:【是不是很難看?】他說:【這些地方又難看又不難看,自己和同性看來就一定難看,異性看就不難看。

  人人都大致相同,細節上又有分別,卻沒有準則。

  你就是你,你有你的特點,我喜歡你就接受你的特點。】他這樣說,我就明白而且放心。

  因為倒轉來,如他的陽具和姐夫那樣,如未剝皮的馬鈴薯,我還不是一樣會接受?跟著他再升上來,擁著我,吸住我的一只乳頭,一只手在我的陰戶上輕摸,那只手的食指躶弄著我的陰核。

  怎會沒有感覺?是呀,是這里了,手淫是應該這樣摸的。

  我舒服得簡直手足無措,我抓揑他的肩和背,我的身子扭動,盤骨挺起又降下,兩腿一開一合的。

  我覺得我要受不住了,同時又想他永遠不停。

  我忍不住呻吟起來。

  他放了我的乳頭,在我的耳邊低聲說:【你很濕了,我要進來了!】他爬上來伏在我的兩腿之間,龜頭抵住了我的陰道口。

  我歡迎但很緊張,預期著破身的痛。

  由于我已分泌了大量陰液,很順滑,他一挺就進了一半。

  我只是覺得緊逼,但沒有痛,而是舒服,空虛被填滿的舒服。

  跟著忽然一滑,他的陽具就全條進來了。

  他在我的耳邊說:【完全進去了!】

  我捉緊他的肩點點頭。

  這真奇妙,這樣大一條陽具,完全插入了我的陰戶那個那么小的洞,我的小腹似乎有限的空位也可以容納,非但不痛,還那么快感!他入盡了之后停一停,然后退了一半,又再向前一插,插到盡頭,然后退一半又再插,一下一下,越來越快,我沒法形容那種舒服,總之我相信世界上沒有更舒服的感覺了,我越來越大聲呻吟,后來變成嘶叫,我忘形地抓扭他的肩和背,跟著高潮就來了,一浪一浪,我似乎一次又一次俳徊在死亡邊緣。

  跟著他停了沖刺,陽具緊插著我,跳動發脹,我覺得有熱的液體勁射在我的陰道的最深處,我知道他射精了,而這一射也引發我一種銷魂的痙攣。

  我緊抱緊貼著他,好像生怕失去他和他這條可愛的陽具。

  之后,我們就由燦爛歸于平靜,而和小麗所講的相同,他射精之后便軟軟地壓在我的身上,而陽具變軟縮小,給我的陰道的緊窄逼回出去。

  他翻身離開了我的身上,在我的旁邊躺了下來,但仍伸手臂到我的頸下給我枕著。

  這種倚偎給我無限的溫馨感。

  我并不覺得要急急去洗澡;是他的精液,留在我的陰戶內外有什么不妥?他倒從床頭幾上的紙巾盒抽了兩片紙巾給我夾在兩腿間。

  后來我拿過紙巾看看,上面沾了少許血絲。

  我望下去,看見他的陽具已得很小,像暴風雨中躲在檐下的一只可憐的小鳥。

  幾天之后,我的月經來了,顯示我沒有成孕。

  以后我們大約每月性交兩次,都用避孕套,直至三年后我們結婚,想生孩子,就不用,三個月后我就有孕。

  現在我的兒子已五歲,姐姐小麗一直沒有孩子。

  我一直沒有告訴她我在性生活上有那么大的不同,免她煩惱。

  此外,我也一直沒有學會手淫;有偉澄,我怎會需要手淫呢?

王中王1肖一码大公开